向有营卫不和之患,此次病发于疾步行走10公里后,阳张汗泄,毛孔不闭,风寒因而袭之。症见乏力、头痛、汗出,休息三日后,外感诸症消失,但乏力加重、伴有心慌眠差、注意力不能集中、记忆力减退,其家庭医生诊断为:慢性疲劳综合征(CFS),给予处方抗抑郁药,不效,病休在家已12周,今求中医诊治。

查:厥阴风木体质,神倦形怯,双脉三部皆弱,尺部重按始得,舌质淡苔薄白。

中年男性,职司会计,平素静坐终日,动时恒少,脾阳已先不振;加之思虑越度,暗耗心脾营阴。复感风邪,血受风遏,阳被寒凝,久则气血两虚,渐成虚劳内伤,此即所谓“尊荣人”也。

宗仲师之意,黄芪建中汤、薯蓣丸应为正治之方,然英国人多酒客湿家,湿邪伏隐于内,风寒湿易相兼为患,故立方三痹汤加减,以羌、防辈佐于参、芪中,发散兴阳运于中,拨云见日;倍连翘、金银花二味,温凉并用,正虚不忘达邪。

久虚之体,难以骤复。平素调摄宜慎怒烦,睡好子午觉,多行负日之暄。以无情草木补益有情病躯,须久久服之,庶有裨益;若一暴十寒,终无济也。

守主方不变,随证出入,共治疗8月余,诸症消失,体力恢复正常,回公司全职工作。

注:此案刊于⟪英国中医⟫2016年第1期。

慢性疲劳综合征(CFS/ME)
Tagged o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