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渡舟:《伤寒论》的气化学说(二)

我认为对气化学说,亟须改进的问题有二: ∙ 一个是五运六气要大众化,要推陈出新,不能始终不变地“模式化”,而使人难于接受;∙ 第二是本着“善言天者,必应之于人”的原则,就应该把气化的原理联系六经为病的生理病理特点,从中可以发现气化具有互补性、颉颃性。最要紧地要以《伤寒论》的精神而互相印证,用六经六气的学说推动气化学说不断地向前发展。

刘渡舟:《伤寒论》的气化学说(一)

研究《伤寒论》的理论,可称丰富多彩,美不胜收。如用六经六气、标本中见的理论,指导六经辨证论治之法的,则称之为“气化学说”而名称前茅。在清代这个学说非常盛行,其代表人物则有张隐庵、张令韶、陈修园等人。到了今天,“气化学说”,逐渐凋谢,濒于失传。有的学者,目之为“形而上学”,反而对它加以批判。我认为气化学说,是从中医的理论特点。是天人相应的整体观,六气人体的辨证法。成立一个学说,乃是发展中的精华结晶。为了慎重起见,所以不能轻率地把它一棍子打死。而仍有研究分析之必要。张仲景在《原序》写道“夫天布五行,以运万类”,揭示了《伤寒论》的内涵,而有气化之机;“经络府俞,阴阳会通”,说出了天人之间而有互相沟通之理。

百药煎・文蛤散

《伤寒论》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下第141条:病在阳,应以汗解之,反以冷水噀之,若灌之,其热被劫不得去,弥更益烦,肉上粟起,意欲饮水,反不渴者,服文蛤散;若不差者,与五苓散。文蛤散方文蛤五两上一味为散,以沸汤和一方寸匕服,汤用五合。

仲景方当分四派

昔人谓仲景伤寒方分三大纲:曰桂枝,曰麻黄,曰青龙是也。然此三方,皆隶太阳,何 得以该全书之旨耶?窃尝反复《伤寒》一部,其方当分四派:桂枝、麻黄、葛根、青龙、细辛为 一派,是发表之法也;理中、四逆、白通、真武为一派,是温里之法也;柴胡、泻心、白虎 、栀鼓为一派,是清气分无形虚热之法也;承气、陷胸、抵当、化瘀为一派,是攻血分有形 实邪之法也。其中参伍错综,发表之剂,有兼温中,有兼清气,有兼攻血;清里之剂,有兼攻血,有兼发表,更有夹有温里者。变化无方,万法具备。故学人但熟读《伤寒》、《金匮 》方而深思之,有得于心,如自己出,自能动中规矩,肆应无穷矣。 —周学海•⟪读医随笔⟫

廖厚泽先生的寒温统一观

作者:廖厚泽 伤寒与温病在病理上实际是一种病,这话岂不将仲景以后有关寒、温、暑、时行等各种不同疾病各种不同处理的许多心得一概抹杀了吗?不,不是这样,只有从这一命题弄清了伤寒与温病的异同,才能提纲挈领地阅读后世关于伤寒与温病的那些繁琐而反复的论述,才能从中认清谁是谁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