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眠

初诊日期:2021年2月23日。同学堂妹患有失眠症十余年,近两个月几乎每夜都不能入睡,偶尔能睡一个小时。在当地服过中药无改善,遂网诊求治。

仲景方当分四派

昔人谓仲景伤寒方分三大纲:曰桂枝,曰麻黄,曰青龙是也。然此三方,皆隶太阳,何 得以该全书之旨耶?窃尝反复《伤寒》一部,其方当分四派:桂枝、麻黄、葛根、青龙、细辛为 一派,是发表之法也;理中、四逆、白通、真武为一派,是温里之法也;柴胡、泻心、白虎 、栀鼓为一派,是清气分无形虚热之法也;承气、陷胸、抵当、化瘀为一派,是攻血分有形 实邪之法也。其中参伍错综,发表之剂,有兼温中,有兼清气,有兼攻血;清里之剂,有兼攻血,有兼发表,更有夹有温里者。变化无方,万法具备。故学人但熟读《伤寒》、《金匮 》方而深思之,有得于心,如自己出,自能动中规矩,肆应无穷矣。 —周学海•⟪读医随笔⟫

眩晕专方

余国俊 主方:柴胡l0g,黄芩6–l0g,法夏10g,党参12—15g,甘草3—5g,大枣10– 12g,生姜6–l0g,陈皮10g,茯苓15g,白术10– 15g,泽泻10—-15g,天麻10g(轧细吞服),钩藤12g(后下),菊花l0g。 主治:眩晕

辨证论治与专方专药相结合

余国俊 专方专药是中医特有的吗?肯定不是。既提倡辨证论治与专方专药相结合,那么,专方专药就在辨证论治之外,就不是中医特色。但是,如同我在加州中医药大学那边讲的,辨证论治有短板,需要方证对应来弥补,当然也需要专方专药来弥补。专方专药,不论是单方、验方亦自拟方,都可以实行“拿来主义”,为我所用。治病的,治症的,治证的,都可以信手拈来。

脑胶质瘤术后

患者老张,2018年年底行“脑胶质瘤”手术并化疗半年。术后恢复好,无明显不适,定期磁共振复查。每月查癌胚抗原(CEA),数值一直在6-11之间徘徊(正常数值0-5ng/ml)。 既往有鼻塞病史多年,此次脑胶质瘤也是因为鼻塞严重做磁共振检查时才发现。 2020年11月通过网诊寻求中药调理,当时所苦鼻塞、大便干燥数日一行。

新年新冠病案

阿杰,IT人士,资深民间中医,他的妻子是我的一位病人。 岁末(12月30日)因感冒十天微信网诊。自己先后在家用了桂枝汤、附子理中汤、半夏厚朴汤、小柴胡汤、柴葛解肌汤等,无明显改善。目前症状:体温38度。干咳、头痛、无明显恶寒、无汗、两侧太阳穴紧、鼻流清涕、双足冷,平素喜热,大便平时每天1-2次,但近三天仅昨天解大便一次,量少。舌质润淡,苔薄白中部略黄。

强直性脊柱炎

Alex,中年男。三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两侧腰背痛,双髋关节痛,伴游走性周身肌肉疼痛,怕风冷,疼痛影响睡眠,须服安眠药。家庭医生怀疑强直性脊柱炎,推荐去医院风湿专科检查,已预约排队,目前服用止痛药、做脊椎矫正和物理治疗。

子宫、卵巢切除术后

华裔女,年五旬,有子宫肌瘤家族史,今年六月行子宫和卵巢切除术。术后出现尿频数、不尽感,医院检查排除尿路感染,一周前网上求诊。症诉:除小便频数不尽外,伴乏力、腰膝酸软、潮热盗汗、肛门下坠感,睡眠差,每晚睡三小时左右,容易醒,醒后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入睡。

淋巴瘤术后

Nick(化名),英国知名癌症专家,对✕✕癌的研究在国际上享有盛誉。 2009年诊断出T淋巴母细胞淋巴瘤。同年做了化疗、干细胞移植。术后一直有疲劳,睡眠差、经常彻夜不眠,视力、记忆力减退,阳痿,情绪低落、烦躁易怒等。 他的女友曾因全身肿胀求诊,两次治疗后肿消病愈,就推荐他来试试中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