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张防疫方(二)人参败毒散

人参败毒散一名败毒散,出处以《宋·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为最早,因又见于宋・朱肱⟪类证活人书⟫,后世多称谓“活人败毒散”。喻嘉言推此方为治疫第一方。 组成:柴胡、甘草、桔梗、人参、川芎、茯苓、枳壳、前胡、羌活、独活,右十味,各三十两。炮制:为粗末。功能主治:治伤寒时气,头痛项强,壮热恶寒,身体烦疼,及寒壅咳嗽,鼻塞声重,风痰头痛,呕哕寒热,并皆治之。用法用量:每服二钱,水一盏,入生姜、薄荷各少许,同煎七分,去滓,不拘时候,寒多则热服,热多则温服。—— 摘自《宋·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

两张防疫方(一)甘露消毒丹

新冠病毒还没走,英国又进入了流感季节。最近诊所来看咳喘、咽痛、发热等外感症状的病人多了起来,昨天的病人中,最远的是一对从利兹(Leeds)来的香港夫妇,因咳嗽4周未愈就诊。 中医治病讲究“三因制宜”即因时、因地、因人,最主要的应该是因人制宜。也就是说因为素体禀赋(体质)的不同,导致了病邪从化、变证的不同,从而有治疗上的因人制宜、即个体化治疗。 “中医防疫:甘露消毒丹”——是去年初我发在朋友圈里的一篇中医科普小文,就是简单的介绍了如何根据体质服用中药防疫名方:甘露消毒丹。现贴于下,供大家参考。

水火之剂

这两天大学海外校友群里讨论了两个病例:一例是Grover’s disease(短暂性棘皮松解皮肤病),另一例是心肌淀粉样变(Cardiac Amyloidosis,CA)。 Grover’s disease病例-美国校友分享: “Female, 69 years old, skin itching with small raised rashes mainly on her back for 3weeks, She is diagnosed Grover’s disease. 常规中药针灸治疗没有明显效果,特向群里校友讨教。”

咳嗽・寒包火

9岁女童,居曼彻斯特,今夏从香港来英国读书生活。 2021年10月初就诊,因淋雨后出现咳嗽、流稠涕、咯少许灰色粘痰,略咽痛,二便正常,舌质淡,苔薄黄,脉浮滑。无恶寒发热,平素喜食西瓜,既往有支气管炎、肺炎病史。就诊前已做新冠病毒检测:阴性。

腹痛

B女,33岁,教师,家住Bolton。因腹痛、腹胀月余就诊。 每因进食后发生,严重时会有跳痛。食欲尚好,但因疼痛不敢进食,饮凉水及偏冷的食物疼痛会减轻,走路及锻炼后会有腹痛。平素易疲劳,手脚偏凉,喜凉饮/食;大便不规律,质地正常,矢气多,数日一行或每日一行不定,小便调。月经规律,第一天量大,痛经。

多系统萎缩・逆水行舟

多系统萎缩(MSA)为一散发性、进行性神经变性疾病,临床以自主神经衰竭、帕金森综合征(parkinsonism)及小脑共济失调(cerebellar ataxia)为主要表现。MSA共有两个临床亚型:以小脑共济失调为主的MSA(MSA-C)和以震颤麻痹为主的MSA(MSA-P)。 李太和丈夫今年初从香港移居英国约克(York),2017年9月在香港医院诊为MSA-C型,2018年12月做FDG PET-CT SCAN确诊。李先生每周开车来诊所,往返近三个小时。截止到上周三(25/08/2021),李太已完成了第一阶段12周的中医治疗,现简单小结。

直肠癌术后・活着

患者,年60。2020年6月因直肠癌术后1年半,在当地市级医院做结肠镜复查发现:结肠多发息肉、横结肠大片静脉曲张。住院行多发性结肠息肉EMR术,静脉曲张未行治疗,建议半年后复查。 2020年11月下旬回医院复查,医生因患者横结肠静脉曲张严重,担心术中出血、穿孔,未予复查结肠镜。患者此后情绪十分低落、悲观,通过亲戚介绍,网上远程诊疗。

对中国传统医学几个说法的解释

节选于301医院高月明骨科博士后的《植物神经功能紊乱新视角:人体功能性运动问题》 走行于颈部肌肉间的膈神经,受到颈部肌肉结缔组织的影响可能导致导致呼吸功能异常,出现胸闷气短等症状。呼吸异常同样也会影响到相关的颈部肌肉,因为人类每天2万次的呼吸是非常重要的功能,异常的呼吸活动会导致颈部斜角肌、颈前肌群的问题,斜角肌、颈前肌群问题又会遵循人体力学原理导致颈椎后部肌肉问题。而斜角肌、颈前肌群问题又反过来加重膈神经的功能异常,于是又产生了一个恶性环路。

失眠

初诊日期:2021年2月23日。同学堂妹患有失眠症十余年,近两个月几乎每夜都不能入睡,偶尔能睡一个小时。在当地服过中药无改善,遂网诊求治。

仲景方当分四派

昔人谓仲景伤寒方分三大纲:曰桂枝,曰麻黄,曰青龙是也。然此三方,皆隶太阳,何 得以该全书之旨耶?窃尝反复《伤寒》一部,其方当分四派:桂枝、麻黄、葛根、青龙、细辛为 一派,是发表之法也;理中、四逆、白通、真武为一派,是温里之法也;柴胡、泻心、白虎 、栀鼓为一派,是清气分无形虚热之法也;承气、陷胸、抵当、化瘀为一派,是攻血分有形 实邪之法也。其中参伍错综,发表之剂,有兼温中,有兼清气,有兼攻血;清里之剂,有兼攻血,有兼发表,更有夹有温里者。变化无方,万法具备。故学人但熟读《伤寒》、《金匮 》方而深思之,有得于心,如自己出,自能动中规矩,肆应无穷矣。 —周学海•⟪读医随笔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