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方热中的冷思考(二)

5.只重药物,忽略剂量药物的剂量及疗效在不同的证当中是不一样的,需特别重视,如桂枝汤、桂枝加桂汤和桂枝加芍药汤,药物的组成是一样的,但随着药物的剂量变化,就变成了另外一条方。另外药量的变化也会导致治疗效果的异同,简要介绍如下:

刘渡舟:《伤寒论》的气化学说(二)

我认为对气化学说,亟须改进的问题有二: ∙ 一个是五运六气要大众化,要推陈出新,不能始终不变地“模式化”,而使人难于接受;∙ 第二是本着“善言天者,必应之于人”的原则,就应该把气化的原理联系六经为病的生理病理特点,从中可以发现气化具有互补性、颉颃性。最要紧地要以《伤寒论》的精神而互相印证,用六经六气的学说推动气化学说不断地向前发展。

刘渡舟:《伤寒论》的气化学说(一)

研究《伤寒论》的理论,可称丰富多彩,美不胜收。如用六经六气、标本中见的理论,指导六经辨证论治之法的,则称之为“气化学说”而名称前茅。在清代这个学说非常盛行,其代表人物则有张隐庵、张令韶、陈修园等人。到了今天,“气化学说”,逐渐凋谢,濒于失传。有的学者,目之为“形而上学”,反而对它加以批判。我认为气化学说,是从中医的理论特点。是天人相应的整体观,六气人体的辨证法。成立一个学说,乃是发展中的精华结晶。为了慎重起见,所以不能轻率地把它一棍子打死。而仍有研究分析之必要。张仲景在《原序》写道“夫天布五行,以运万类”,揭示了《伤寒论》的内涵,而有气化之机;“经络府俞,阴阳会通”,说出了天人之间而有互相沟通之理。

泻心法・眩晕

华人男,59岁,厥阴风木体质。头晕三周,病起于郁怒,转颈及行走时加重。伴腿软、疲劳乏力、双太阳穴处胀痛、鼻干、口干喜热饮、胃脘痞闷、四末冷、夜寐易醒、小便频色黄、大便干结日一行,舌红,有瘀斑,苔黄白相间略厚腻,脉右寸尺弱,双关弦。既往有乙肝病史多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