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旬女,居 Stockport。去年7月底新冠病毒感染后出现舌部和口腔粘膜灼烧样疼痛,服英国当地中医师和国内专家的中药近半年余,未有改善。经朋友介绍前来诊所治疗。

初诊时间:2022年6月25日
刻见:以舌前部灼痛为重,每天都有发作,持续时间不一,短则数分钟,长则一整天。严重时伴口腔黏膜烧灼样疼痛。平素口不干,喜饮温水,怕热;入睡困难2年多,需要1-2小时才能入睡,睡眠时间5-6小时,白天精力可,饮食正常嗜辛辣,大便正常日一行,小便色黄无异味。

查:太阴湿土体质,土火水格局,舌质暗边有齿痕明显,舌尖红、苔薄白,双脉沉数,左右寸部有力,任按。

方:
茵陈 石菖蒲 通草 薄荷
白豆蔻 连翘 浙贝 郁金
枇杷叶 黄连 栀子 半夏
淡豆豉 姜黄 大黄 芦根
栝楼实 车前草
中药浓缩粉 7付

一周后复诊,述服药后第一、二天没有舌痛发作,其后渐返回同前;入睡困难明显改善,上床后大约半小时内可以入睡。初诊方继服,其后根据症状加减出入,共服药2月余,舌部和口腔粘膜灼烧样疼痛完全消失。

新冠病毒感染后遗症・舌痛症
Tagged o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