结・复诊二则

香港女孩C昨天复诊,服中药5剂后,焦虑不安、心下痞硬按痛消失,胸部皮疹亦消褪,睡眠明显改善一觉到天亮。便秘消,尤其是喝完第一付后,“酣畅痛快量很多”,解后浑身通泰轻松。工作紧张时手抖现象未再发生。

前年此时 · 体质从化

昨天L女士打诊所电话又订了两周中药“咽咳方”,说下周又要去度假了。自前年至今,虽然疫情凶猛,也没能阻挡住她一家人的度假热情,这已经是第七次拿“咽咳方”了。度假是英国人的头等大事,何况是有钱人家。 西医是病因治疗,在特效药物研发成功前,两年多的新冠病毒流行,只能通过打疫苗来降低住院率、重症率和死亡率。 中医没有普适的特效药,是根据每个人的体质、凭症开药、防治疫毒。

新冠疫苗副作用・风

患者中年男,华裔居伦敦。今年6月打完辉瑞疫苗后,出现头晕、双眼闪烁白光,左下肢麻痹,每天早晨眼周肌肉、脑后连及后背震颤,严重时整个身体颤动,自述“像个晚期帕金森病人。”伴有心前区闷,时有疼痛,头晕震颤影响到进食、饮水、睡眠。先后数次去医院急诊,查过D-dimer、心电图、CT Scan,排除脑梗、肺栓塞等,医院留观后未予治疗。

两张防疫方(二)人参败毒散

人参败毒散一名败毒散,出处以《宋·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为最早,因又见于宋・朱肱⟪类证活人书⟫,后世多称谓“活人败毒散”。喻嘉言推此方为治疫第一方。 组成:柴胡、甘草、桔梗、人参、川芎、茯苓、枳壳、前胡、羌活、独活,右十味,各三十两。炮制:为粗末。功能主治:治伤寒时气,头痛项强,壮热恶寒,身体烦疼,及寒壅咳嗽,鼻塞声重,风痰头痛,呕哕寒热,并皆治之。用法用量:每服二钱,水一盏,入生姜、薄荷各少许,同煎七分,去滓,不拘时候,寒多则热服,热多则温服。—— 摘自《宋·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

咳嗽・寒包火

9岁女童,居曼彻斯特,今夏从香港来英国读书生活。 2021年10月初就诊,因淋雨后出现咳嗽、流稠涕、咯少许灰色粘痰,略咽痛,二便正常,舌质淡,苔薄黄,脉浮滑。无恶寒发热,平素喜食西瓜,既往有支气管炎、肺炎病史。就诊前已做新冠病毒检测:阴性。

新年新冠病案

阿杰,IT人士,资深民间中医,他的妻子是我的一位病人。 岁末(12月30日)因感冒十天微信网诊。自己先后在家用了桂枝汤、附子理中汤、半夏厚朴汤、小柴胡汤、柴葛解肌汤等,无明显改善。目前症状:体温38度。干咳、头痛、无明显恶寒、无汗、两侧太阳穴紧、鼻流清涕、双足冷,平素喜热,大便平时每天1-2次,但近三天仅昨天解大便一次,量少。舌质润淡,苔薄白中部略黄。

廖厚泽先生的寒温统一观

作者:廖厚泽 伤寒与温病在病理上实际是一种病,这话岂不将仲景以后有关寒、温、暑、时行等各种不同疾病各种不同处理的许多心得一概抹杀了吗?不,不是这样,只有从这一命题弄清了伤寒与温病的异同,才能提纲挈领地阅读后世关于伤寒与温病的那些繁琐而反复的论述,才能从中认清谁是谁非。